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作文 > 正文

月光下的村庄作文2000字

月光斜斜地印在木屋那狭小而简陋的木窗上,小希希望光能照在爸爸和蔼慈祥的脸上,让他在看爸爸最后一眼,可是月光的吝啬让他不免落空了希望,妈妈轻轻的对小希说了一句:“大强,咱们该走了。”小希牵着妈妈的手,眼里蓄满了泪水,雾气早已在眼前氤氲,眼眶的狭小早已装不下内心的一片汪洋。他看了看和自己相依为命了十三年的爸爸,抿了抿嘴走了。

在小希刚满一个月的时候,爸爸和妈妈分开了,虽然没有离婚,但小希在这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妈妈,甚至不知道妈妈的名字和模样,爸爸嫌妈妈败家,妈妈嫌爸爸穷,体弱多病,花了她不少钱,就这样他们分开了12年没有见过一次面,说过一句话,可是内心却有一个解不开的愁怨。

小希渐渐懂事,也渐渐知道了为什么别人都有妈妈而我没有。于是他更加发奋读书,目的只有一个——我要去城里找妈妈。

很快小希13岁了,由于成绩优异,老师建议他去县一中读中学,不要在这个小山村里接受教育。于是爸爸拿起那部老式诺基亚,一顿一顿地,缓缓地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号码。“嘟——嘟——”电话响几声,终于传来了一个陌生且熟悉的声音:“喂,你找谁?”爸爸一惊,马上跟小希妈妈说明了情况,妈妈同意当晚就来。

晚上,月亮圆圆的,没有一颗星星,月亮也没有戴草帽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妈妈来了,她穿着一身的名牌,款款向小木屋走去,小溪看到了妈妈,突然一惊,想上去拥抱一下她,可是多年的童年阴影让他不得不放弃这个奢侈的愿望,妈妈看见了小希也是一震,不仅感叹道爸爸的付出——当初这个孩子生下来还没有个冬瓜长,现在长得快跟他爹一般高了。

爸爸没有跟妈妈拐弯抹角,脸一板,对妈妈说:“你把小希接去县一中上学。”

“大强不是归你抚养吗?”妈妈也翻个白眼。

“戚荣花!”爸爸没好气地对妈妈说:“我们还没有离婚,小希这几年是靠我抚养、教育,他才这样优秀的,才有资格去县一中,而你一分一毫的抚养费都没有给我们!”

妈妈的音量也明显提高了很多,瞪圆了眼睛冲爸爸说:“陈振兴你给我听好了,小希这个孩子,我承认被你教育的很优秀,是一个好苗子,不过那又怎么样,大强哪怕考到了清华还是北大去北京还是法国深造,我都是不会抚养他的,除非他有能力养我!”

“那你过来干嘛?”爸爸明显愤怒了。

妈妈一脸蔑视:“我为什么不可以过来?”

“行,你不带小希是吧?那我们明天去把证领了,小希归我抚养!”

“不行!你连工作都没有,大强不能归你。”

“你不是说你不要小希的抚养权吗?”

“但是法院也不可能判给你呀!”

“……”

两个大人就这么一直吵,一直吵,吵来吵去也没个结果。

天空的月亮和星星都被云遮蔽了,黑压压的一片,什么都看不见,远处的农田上有几株刚冒嫩芽的小草,被风吹弯了腰。忽然,一阵大风吹过,下起了小雨,很小很小,雨水打在木窗上。浑浑的,浊浊的,窗子被大风吹的嘎嘎直响……

两个大人差不多都快吵到凌晨了,还在为那一个抚养权干吵,爸爸额头上的几小缕头发被汗水粘住了,妈妈的高跟鞋一直在发出“咚咚”的声音。

小希坐在一旁,两手托腮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两个大人,眼泪只掉。

突然小希一拍床起来:“别吵了!你们出去吵,吵够了再进来!”床被拍得嘎吱嘎吱直作响。

雨停了,月亮被云遮住了一半,有几颗星星冒出来了,仿佛在好奇人间的场景。月亮映在小希的脸上,那表情一点也不像十三岁的孩子那种天真无邪的样子,也就在那一刻,小希长大了。

爸爸妈妈望了小希一眼,又望了对方一眼,面面相觑,推开门出去了。

不过小希没有听到一点吵架的动静。可没过多久,他们又进来了。

“小希,你跟妈妈走吧,她同意抚养你了,今天晚上你们就出发。”爸爸微笑着,摸了摸小希的头。

妈妈也笑了笑:“妈妈会送你去读最好的初中和高中,再送你去德国深造,爸爸妈妈相信你是最优秀的。”

小希像木头一样杵在那里,张了张嘴想说什么,又什么也没说出来,只是很机械的点了点头。

月亮又露出了脸,星星也多了起来,月光直直地照在两个差不多大小的人影,又冲着木屋眯眯眼。

爸爸久久地凝视着那差不多高的两个人影,突然坐在家门口的泥石坎上,托着腮笑笑,咳了几声,从身上颤颤巍巍地抽出泛黄的白手帕来,咳出的痰里带有几丝血迹,又忙回头去看,想到小希已经离开,他满足地笑了。笑容像天空的月亮一样光鲜亮丽,朴实无华。

其实,小希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,是爸爸让老师告诉小希可以去县一中,在爸爸妈妈出去那会儿,爸爸也把真实原因告诉了妈妈,目的就是想让小希不受爸爸拖累,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,不过小希的成绩是远远不够县一中录取资格的。小希只知道,他带着他的梦想去了天涯海角。

天上的月亮更圆更亮了。

分享至:

作文相关